王闰橘

这里闰橘!咸鱼画手兼游戏废人,主属性是闪厨。现在主画jojo!jb人,阴阳师,fgo,小英雄和自己的oc也画。(oc偏多)d5和凹凸求别打扰(不是全部但是ky必须拜拜)企鹅号1211769340欢迎扩列!

我悄咪咪的发
今天的卖鱼强没有卖鱼

信息技术最后几分钟摸的我亲爆啊啊啊啊啊啊(我才不承认把卖鱼强的刘海画的跟花花一样了)

好爱她啊啊啊!保佑我抽到莱姆!(衣服有点ooc,耳坠是新宝物四叶草来着,头发画完了才想到去参考结果那两片青柠没加上。。。。。)
试图扩点好友
RXPLM6179

再垃圾的画技也无法阻挡我对杰克的爱!!!

我要赞美fa辞的文(雷神狮生贺文不摸雷狮摸女海盗我一定石乐志(눈_눈) @花辞楼下殿辇来于秦 大家快去看她文啊啊啊

【2018雷狮生贺乙女联动(0h/24h)】海盗与玫瑰

耶耶耶赞美fa辞辞的文啊啊啊啊!

花辞楼下殿辇来于秦:

          【原女注意】




           【ooc预警】




           【梗源 @异眸小妖 】




           【 @2018雷狮生贺乙女联动 主页,其他太太看主页君或同名tag】






           【大概是,海盗&烈酒&烟熏玫瑰的样子,(小满说的)】




           【有点长,请慢用,是雷狮离开雷王星时的故事】




           【“小鬼,不成为宇宙第一的海盗别说认识我”】




























                                                    (一)


        


       火光照亮夜空,连最明亮的星子也失去光辉,紫红色的战舰拖着艳蓝色的火焰疾驰而去,在他之后,无数小型战舰纷纷炸开,随着漫天弹火消散殆尽。


       废墟之上,酒红色的发丝飞扬着,高挑女子只身而立,目送着羚角号消失在茫茫宇宙中。她身后是雷王星的军团,此刻举着枪一齐对着她。她却一点也不慌张,甚至还悠闲地吹散了手上枪的枪口冒出的烟气。


       羚角号的最后一丝尾焰也看不见了,女子终于转过身来,看向无数黑洞洞的枪口。她冷漠的看扫视一干人士,玫瑰色的眸子里充满了丝毫不加掩盖的讽刺。


       “呐……”她扬起下巴,神情得意“我说过……”抿起得嘴唇阻挡不住笑声的泄露,“我说过……我早就说过……”执着双枪的双手向外缓缓抬起,废墟下,无数人神经紧绷,于是拉枪栓的声音参差不齐的响了一片。可女子却似乎仍然没有动手的意思,她大笑,朝后仰过去,几乎要摔倒。


        “我说过,我一定会给予雷王星最深的报复。”


        “毁了我的海盗团,这就是后果——”


        “砰——”


        不知是有人手抖还是女子开了一枪,反正玫红色的身影从废墟上消失了。然后数百声枪响迸发出来。


已经没人顾得上飞驰而去的羚角号了,追上去的已被击落,余下的被人死死缠住。待到硝烟散尽,一切也成了定局。女子躺在地上,浑身都染上了她最喜爱的红色。玫瑰色的眸子懒懒的看了一眼指在她脑门上的枪口就合上了。


        “臭小子,”她已隐约出现幻觉,甚至看到早已离去的某人出现在自己眼前。“不成为宇宙第一的海盗可别说认识我。“


       “队长,已失去三皇子所在飞船的踪迹。”


       “混蛋!”


       “砰——”


                                                                 








                                                    (二)




玫瑰金的时钟敲了五下,红色夕阳将余晖泼洒,粗糙石块铺就的小巷终于在一天的终结沐浴到了阳光,此刻,白色石板舒展开来,渐渐蒙上一层白色的雾气。


菲欧娜正在把新酿的玫瑰酒分装出来,玫红色的液体顺畅的流入敞口的窄口的玻璃瓶中,激起一层回荡,一点脆响,但是很快就被酒馆中的声音盖了下去。下午五点,虽然还不是酒馆最热闹的时刻,但也有一桌佣兵在角落里喝酒划拳,兴奋地讨论的一天的冒险和收获。


太阳渐西,菲欧娜装好了所有的酒,闲下来,懒懒的伏在吧台上,拿手指和着酒馆里的音乐打着节拍,听着人们的谈话。


“对!就是这么大的一头野猪,"一个汉纸显然和的不少,正在指手画脚的比划着自己的凶险经历,”它向我冲过来,我就这样……一把抓住它的牙,把它掀翻在地上。“他拿着酒杯比划着。


有人鼓掌赞叹,也有人不屑。


“这算什么,人家三皇子10岁就一个人猎下了比你这还大的野猪。”


“就是,你这算什么!”


“说起来那三皇子可了不得哟……”


“今天好像又带着他那个上不了台面的弟弟跑出来了?”


“可不是嘛,外面皇家卫队正在找人呢!”有人刚巧掀开门帘进来,顺口接道。


菲欧娜悠闲的敲打着柜台的手指停顿了一下,似乎想到了什么似的,她低低的笑了一声,然后又优哉游哉的敲起节拍来。


天色渐暗,菲欧娜起身打开了吧灯,灯不亮,有些暗暗的发黄,却和酒馆的环境完美的融合在一起,协调的很。


酒馆的来客渐渐多了起来,声音也开始有些闹耳,菲欧娜揉了揉隐隐有些发疼的太阳穴,抬手给自己倒了一杯新酿的玫瑰酒,小口小口喝起来。


酒馆的木门被人推开了,轻轻的响了一声,两个披着斗篷的人走进来,一高一矮,看起来像是少年。他们走的有些匆忙,矮个的孩子甚至有些踉跄。


他们走到吧台前,菲欧娜看到高个孩子兜帽下一张稚气未脱的脸,他刚高过吧台一个头,有些费力的把一个金币拍在菲欧娜面前。


“一扎啤酒。”他说。


酒馆里似乎一下子就安静了许多,不少人都注意到了这两个绝不应该出现在这里的人。那个金币在昏暗的吧灯下晶晶的发亮,在每个人眼眸里都映射出了贪婪。


————一个金币就相当于一个家庭近乎一年的开支,不少佣兵要多次出生入死才能得到一个金币。


菲欧娜停下了敲打吧台的动作,伸出手指推了推金币,她的手指纤长漂亮,指甲上还涂了玫瑰色的指甲油,让人觉得赏心悦目的美。


她缓缓抬眼,扫了酒客们一眼,漫不经心的开口:“我可找不起这么大的货币。”


酒馆里突然有热闹起来,矮个子的孩子拽了拽高个的衣角,高个子的孩子弯下身去,似乎是商量了些什么。


“一个金币,不用找了。——如果你愿意给我们提供一些住宿和食物的话。”语气微微有些不耐烦。


菲欧娜看着她紫宝石一般的眼睛,突然想起很久之前,也曾经有这么一双美丽的紫色眼睛看着她,一样执着,充满被压抑的不满。


她突然笑了。


“成吧。”菲欧娜站起身来,酒红色的发丝柔顺的披散下来,打着卷儿垂到腰间。她收起那枚金币,从柜台后走出,领着两个孩子朝后屋走去。


酒馆比之前安静了一些,或者说,小声谈论事情的人更多了。


“嘿,头儿啊。”有个喝的满脸通红的汉子拍了拍坐在一边的佣兵头头,“嗝……你,你说啊,头儿……要是,要是咱们啊……嗝……告诉那些卫士……会不会……会不会……有……”


向来以沉着冷静著称的佣兵头子突然有些慌张。他一把捂住了这个汉字的嘴,阻止他说下去。几乎与此同时,一把银色的餐刀从屋后飞出来,准确的擦着汉子的脸过去,插在了他身后的木质墙壁上。


菲欧娜懒懒的靠在前屋到后屋转角的墙上,手还故意保持着投掷的动作。黑色嵌着蕾丝的宽大袖口滑到手肘,露出一截紧实有力的上臂,弧线很美,可酒馆里的一众人士只觉得发寒。


“我说啊……你们——”她收回手,轻轻拍了拍手上并不存在的灰尘,慢条斯理的踱到柜台后面。“什么都不知道。”她漫不经心的看着指甲,似乎好像是才觉得酒馆之内异常安静似的,她抬头扫了酒客们一眼“怎么——要我亲自给你们倒酒——?”


于是酒馆里又热闹起来。


佣兵头子松开了汉子的嘴,拍了拍惊魂未定的人。


“我们可惹不起老板娘。”他抬头看向吧台后专心修指甲的女子。玫红色的丽影在酒馆昏黄的灯光里显得异常和谐。可用佣兵头儿却打了个冷颤。


“那是……怪物啊——。”


                                                      










                                                  (三)




“喂,我说。我要的是一扎啤酒。”酒馆后面有人不满的指着桌上的一扎果汁嚷嚷。确认环境安全后,高个的男孩便一把扯下把自己裹的严严实实的黑袍,露去华美的衣饰。而小个子的孩子却警惕的很只露出一双湛蓝的眼睛,他小心翼翼的打量的四周。然后地扯了扯高个子孩童的衣角。示意他注意一些。


“大哥……”


“问你话呢,老板娘!”高个子孩子向前跨了一步,试图拦住准备离开的菲欧娜,后者正在开门。听到问话后一甩酒红色的大波浪。


“小孩子喝什么酒——”她匆匆朝外撇了一眼,顺手从桌上取下一把银色的餐刀。她正打算合上密室的门,想了想又转身冲。里面两人吩咐道:


"可别发出声音啊——这里,不。隔。音。“


“啪!”门扇合上,与木质墙体融为一体。


当这扇门再次打开已经是一小时后了。菲欧娜步入房间时,发现两个小孩正专注的看着一副地图。


这幅地图上标注了大半个宇宙、无数的星球、以及他们的产出、这些产出的运输路线。地图有些泛黄,显然有不少年头了。但他所标注的内容确清晰的很。想必是主人精心保护的缘故。


在一些星球边上打了红色的小叉,一小个一小个四处分散得很不起眼。但雷王星周围却通红一片,有不下十个叉。


菲欧娜站在两个孩子的边上,看着地图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


“我说,三皇子大人竟然也有翻他人东西的习惯么?”说话着啊,用着敬称,可以语气却没有一丝一毫尊敬的意味。


蓝眼睛的孩子猛然抬头。而被问者却似乎陷入什么思绪中。她抚摸着星图,有些喃喃地说:


“总有一天,我雷狮要踏上这些星球……”


“理想倒是不错啊——雷狮小朋友?“


被称为雷狮的孩子这才重星图中抬起头来看向菲欧娜,菲欧娜似乎喝过酒白皙的脸颊有些泛红,菲欧娜个子高挑她,靠在桌边那手撑在桌上,暗黄灯光从她头顶照下,雷狮只能看到他优美如天鹅的脖颈、一抹红唇——是一个凌厉的下脸。


“这是海盗的星图吧。”一只小手,按在星图上,阻止了菲欧娜收起它的动作。“你是宇宙海盗?”


那双收星图的手停顿了一下,然后继续。”不是。“


“那怎么会有这种星图?”


“……黑市买的。”


“你很有钱?”


小孩子不依不挠的追问着,菲欧娜叹了口气,蹲下身来与他平视。


“小孩子哪来这么多问题。”她揪住雷狮的脸,用力揉了揉,边上蓝眼睛的孩子似乎有些急,冲过来拽住菲欧娜的手。


“卡米尔,退下。”雷狮阻止了弟弟的行为。卡米尔抬头看了菲欧娜一眼,退回雷狮身后,拢了拢一直没脱下的斗篷,警惕的看着菲欧娜的一举一动。


“小鬼。”菲欧娜松开了雷狮的脸,“你想当宇宙海盗?”


“你是海盗吗?”答非所问。


“不是。”


“不可能。”


“……小孩子就早点睡觉!”


“不用你管!”


“想待在我这就得听我的!”


“………………”


吵赢了的菲欧娜颇有些得意,她扬扬下巴指指密室角落的另一扇门。


“那扇门出去是给你们准备的房间。房间里有厕所,不瞎都应该找得到我就不说明了。“菲欧娜转身想离开,却被扯住了衣角。她低头,却发现卡米尔严肃的盯着自己看。


“怎……”话还没问就被人打断。


“我认得你,菲欧娜·布罗西斯。曾经宇宙第一的玫瑰海盗团团长。5年前在雷王星遭遇围剿,部下全灭,其本人在放出要报复雷王星的宣言后下落不明。”他一口气说完,生怕被打断。“大概是没人想到她会在皇卫队眼皮底下开酒馆吧。”


菲欧娜挑眉,正想开口。


“我见过你的通缉令,在书房里有贴着。”卡米尔不给她开口的机会,抢着说道。


菲欧娜终究是无话可说了,她低头望着两个小不点儿,无论是蓝色的眼睛还是紫色的眼睛此刻都在认真的看着她,包含期待,甚至还有一丝激动。她看到了宇宙万象,星辰大海,那是对自由的渴望与向往。


良久,她长长的吁出一口气。


“待着,我去打烊。”


                                                           














                                                    (四)




雷狮曾经千次万次想过,自己会和偶像在什么时候见面,怎么见面,会在什么情况下。可从没想过,这么轻易就会遇见她。此刻,她就坐在自己对面,气定神闲的看着自己。


“说吧,什么目的。”细长的香烟明灭不定,夹在修长的指间,冒着淡淡的白色烟气。玫红色的唇抿了抿,吐出一个白色的烟圈,然后,这团白色烟雾在昏黄的灯光下慢悠悠的消散开去。


菲欧娜注视着两个孩子,两个孩子注视着菲欧娜。三个半小时前,她接纳了这两个逃避搜索的孩子,一小时前,她糊弄着送走了前来搜店的的皇卫队,半小时前,她隐埋着的身份被人一言道破。


雷狮似乎在思考着什么,卡米尔想说话,但是转头看了一眼自己的大哥,有闭上了嘴。


…………所以……诡异的沉默?


她看着两个孩子,耐心的等着,然后5分钟后,她可贵的耐心也终于是磨灭了。她站起身来,把这两个孩子一手一个拎起来。


“没话说就滚去睡觉,明天一大早不用我叫你们吧?”


”等一下——!“雷狮见事情的发展有些不对,赶忙喊停。


“嗯?”菲欧娜没把他放下,只是哼出一个鼻音,动作倒是慢了几分。


“我只是……想听你讲有关海盗的故事!”


“今天太晚了。”


“喂——!”


“砰——”门被狠狠关上,还传来一声轻轻的“咔哒”


————门锁了


菲欧娜晃了晃手上的钥匙,心情明显不错,细长鞋跟在地板上敲出了极为愉快的节奏。她出了密室,回到自己的房间,仰躺在床上。


抬手熄了灯,房间里渐渐汇满了黑暗,然后淡淡的光芒从天花板上投射出来。那是一幅星图,和密室里的一模一样。菲欧娜静静的看着星图,那图上的星子随着她的呼吸明明灭灭,柔和的散发着光辉。她盯着那片星空看了一会儿,才阖上了眼眸。


“机会……”她含糊着说,似乎又有些犹豫,“或许……”


她做了一个梦,梦见了漫天的飞船,然后它们一艘艘炸开,向她撞来,她努力操纵着自己的战舰,却移动不了。然后有人将她拦腰抱起扔出了飞船。


她回头,看到一双紫色的眸子。


“不……”她颤抖着。


“不——!”


紫色的眸子消失了,一点点化作飞火。菲欧娜从床上猛地做起来,发现已经天亮了。


                                                             












                                                  (五)




时钟敲了七下,菲欧娜果然看到两个斗篷人走进来,她叹了一口气,从椅子上下来。


自从那一天她答应他们后,雷狮和卡米尔都会在每天下午7点过来,然后在10点之前回去。已经持续了将近一年了。


菲欧娜是曾经的宇宙海盗,她的故事里有无数的星球,有纷争和战火,有畅快淋漓的战斗,有欺骗,有忠诚,有不离不弃的陪伴。她总喜欢在讲故事前倒一杯烈酒,一口喝干后,她的声音也隐约有些嘶哑起来。她会舔舔嘴唇、砸吧砸吧嘴,然后给雷狮和卡米尔倒上一杯甜甜的果酒。


卡米尔喜欢甜食,他并不抗拒,雷狮最早可不乐意,嚷嚷着要喝烈酒。菲欧娜揪着他训了一顿后,也不得不老实下来。


今天有些不一样。菲欧娜拉开扶手椅坐下之后,两个孩子都异常安静。


“我想成为宇宙海盗。”菲欧娜开口之前,雷狮说道。他有些着急,又走了不少路,此时脸颊红扑扑的,煞是可爱。


“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么?”菲欧娜愣了一下,开口问他。


“我知道。”


“没有皇室的繁华富贵,没有安生舒适的日子。无穷无尽的追杀,甚至还有亲友反目……”


"四处漂泊,费尽心思的活下去是么——“雷狮回答道。


“那么,你为什么想成为宇宙海盗。”


“我要自由,我热爱着宇宙,热爱皇宫之外自由的空气。我不愿被束缚。”


雷狮有些激动,甚至撰紧了拳头,他还刚长成少年,脸上的五官感刚刚褪去稚气,显露出一部分桀骜不驯的英气。


菲欧娜看到执着的孩子,轻轻地叹了一口气,她转眸看向卡米尔。


“那么,你呢。”她垂眸注视着沉默寡言的孩子,“宇宙海盗的生活是漂泊不定的,你热爱阅读,而一个海盗是没有多少时间可以坐下来认真安静的读一本书的。”


“我将追随大哥。”他回答道,不自觉的站直了身子·。


菲欧娜揉了揉太阳穴。


“看起来是心意已决?无论如何都要追逐自由么?就算放弃至高无上的权力?”


“是的。”


“你们或许连雷王星都出不去。”菲欧娜突然说道。“雷王星不可能放任最佳继承人离开。”


“我有计划。”卡米尔递给菲欧娜一本小本子。


菲欧娜接过来,翻看起来。


”在明年的4月9号离开?“


“是的,那时所有人都在为大哥的15岁生日忙碌,没人会注意到我们离开。”


“别从西边走。”菲欧娜指了指线路图,在那副手绘的图上圈出几处。“这几个地方,隐藏着军事基地,东边看起来很多人,实际上只有很少的一部分兵力。“


“现在的主要问题还是船。”


“……或许,我可以解决。就当是雷狮15岁的生日礼物吧。“


菲欧娜合上小册子,站起身来,在密室的墙边捣鼓了几下。墙壁振动起来向两边移开,露出一个长长的阶梯,通向地下。她领着两个孩子向下走,到底后,雷狮和卡米尔都怔住了。


一艘巨大的紫红色飞船停在灯火通明的地下大厅,它的线条流利,却隐藏着慢慢的危险。


“好久不见……老伙计。”菲欧娜轻轻抚摸着船身,有些惆怅。


“这不是……”雷狮问道。


“是我当年玫瑰海盗团的主舰,也是……“她抚过舰身上凹陷进去的弹痕。”唯一剩下的。“


“我花了3年时间修好它,然后重新漆好,把它停在这里。”菲欧娜轻声说。


“现在我要把它送给你。”


”这太贵重了!“


“反正我也不可能开着它在一次回到宇宙了。”菲欧娜执意要送给雷狮。“明年的计划做个更改吧,到我这来,开着它离开。在这期间……”她犹豫了一下,仿佛做出了什么重大的决定似的,她转身面向雷狮和卡米尔,抬起双手。


“我来训练你们如何成为一个真正的宇宙海盗。”


                                                     












                                                  (六) 




时光如梭,已经是第二年的4月9号了。其间菲欧娜带着他们熟悉了羚角号的操作系统,甚至还带着他们遛进了军事基地逛了几圈。


她帮着雷师改掉了皇室所教武功冗杂的部分。”花拳绣腿!“她这么评价雷王星武术大师的弟子。


她对卡米尔说:“你的计划很缜密,但适合用于宇宙海盗。敢于放手。有时候输死一搏比你你准备的计划来的更有效。”


今天是个晴朗的夜晚,有数不清的星星在天空闪耀。菲欧娜带着卡米尔和雷狮查上了皇城最高的一座山。


“抬头。"她拍了拍两个孩子的脑袋。


雷师还没有平复呼吸,但他迅速仰起脸。卡米尔大口大口的喘息着。拽着雷狮的衣角也跟着慢慢的扬起了头。


然后他们怔住了。


四月初,春意正浓,万物已经蓬勃生长了好些日子。此时都将花朵开始最艳。夜晚少了鸟鸣却多了虫鸣。淡淡的水雾迷蒙在山林里,在每一片叶上都存一下晶莹的水珠。此刻万物尽美,可却比不上头顶那片星空的千分之一。


深蓝帷幕铺散开来,数点星芒镶嵌其上,参差不齐的闪烁着。紫红色、翠蓝色的星云像最柔软的棉絮包裹着未成长的璀璨。星光静静流淌,像在唱一支无声又气势磅礴的歌。它们静静落下来,洒在蓝色和紫色的眼眸里,仿佛又重新融入的宇宙中去。


               “我从星辰中走来,要往星辰中去,


                我遵循星芒的指引,踏上征途。


                用最锋利的刃破开黑暗,用爪牙撕碎阻挡我的一切。


                我将一路高歌着前行,


                而一路没有阻挡。


                因为自由的星辰在我心里。


                我将遵循星光的指引……”


菲欧娜唱出声来,轻声的,那是古老的歌谣,被称为《海盗之歌》。菲欧娜唱完一遍后又马上接着开始第二遍、第三遍……直到雷狮和卡米尔也加入进来,用尚有些稚嫩的嗓音重复这首歌谣。


群星也加入进来,和着歌声闪烁着。他们无数遍重复着,直到疲倦爬上他们的面孔。于是他们躺在上坡上,不管夜间的草坪是否还是潮湿的。


“呐,雷狮、卡米尔。”菲欧娜轻轻喊着他们的名字,伸出一只手臂,指向天空的群星。星辰随着他们的呼吸闪烁着,温柔着注视着他们,泼洒下数千年前就已经存在的古老光芒。


“遵循星辰的指引、铭记自由,从此你就是宇宙海盗。”


“遵循星辰的指引、铭记自由,从此我就是宇宙海盗。”
























                                                  (七)




破晓,天际出现一抹鱼肚白。然后金红的太阳从远处深山林间升起。驱散了树林中的雾气,唤醒的晨鸟,也唤醒了熟睡的人。城堡里的老管家捧着华美的衣饰带着一众女仆敲响了三皇子房间的门。毫无声响,老管家心觉不对,推门进去。


几个守卫软绵绵地瘫在地上,毫无声息。血迹干涸成了褐色,在初阳撒进屋子里的光中,冷冷的摊着。


老管家手一抖一沓衣物掉落的地上。很快皇宫里就乱腾起来,卫队整队出发,敲钟人敲响了警钟。皇子们面上着急着,私下里聚在一起,悄悄讨论着三皇子是否会被抓回来,甚至不少人甚至还有一些窃喜。


罪魁祸首正站在山尖望着皇城的混乱。晨风拂过,吹起少年鬓角的碎发。他注视着山脚下那个生活了15年的地方。


直到菲欧娜举枪打死一只从皇宫中飞出来的探鸟。他才长长地嘘出了一口气,转身向山下跑去。他带着卡米尔到酒馆去启动羚角号。羚角号犹豫体积过于庞大,启动需要近乎一天的时间。在这之前,菲欧娜要给他们争取时间。


从林间穿过,下了山坡,避开守卫绕过街角,顺手放到一个放哨的人,菲欧娜的特训卓有成效。他们一路通畅,来到酒馆附近,看到一队卫士恰巧从他的酒馆退走。他们等卫士走远,才从后门进去,直奔地下室。但是当他们走在楼梯上时,听到了第二队卫士进来搜索的声音。


“怎么办?“雷狮问走在最后的菲欧娜。


“会开船吧?”菲欧娜却问卡米尔,在得到后者肯定的回答后,她转身往回跑。


“诱敌计划提前,你们先去开船。”她喊道。


“喂!”雷狮也想跟着往回,被卡米尔拦下了。


“不这样的话,谁都走不了”他说。


“啧……快!!”雷狮加快了脚步往地下室飞奔。


菲欧娜除了迷倒,闪身进了自己的房间,再出来的时候已经换上了当年还在宇宙穿梭是的服装。两把玫瑰金的手枪插在腿侧的枪袋里,腰间是一把金色的佩剑,在早晨的日光下闪着光芒。


她从后门出去绕回酒馆正门,等待那一批无果而返的卫士。当银甲出现,枪声也随之响起,在为首的卫士头上炸开一朵红白相间的花。


卫士立刻列好阵型,菲欧娜转身就跑,假装慌不择路的向西边跑去。


卫队长立刻招呼带着所有人追向菲欧娜,有人提出质疑。他不耐烦回答道:


“那是SSS级通缉犯,要是三皇子遇到她后果不堪设想,更何况她扬言要报复皇室,她一定知道三皇子的一些消息。”边说,他抬手想空中发射了一枚信号弹。因为菲欧娜已经抢了一艘飞船,开着它呼啸而去。


警卫队的飞船很快赶来,并在遥远的西面把飞船击落了。飞船冒着黑烟掉在了重重包围之中,却毫无声响。


卫队长小心的撬开飞船的门,却只看到自动驾驶的红光在闪烁着,仿佛在嘲笑他的愚蠢。


“……混蛋。”他怒骂一句,举枪泄愤似的打爆了操作台。他打开终端发布命令。


菲欧娜躲在早上的树林里,看着大批飞船和人马向西部汇去,她笑了笑,转身离开山林混到人山人海的街道上。


“好久没有玩这么大了……”她欢快的笑了,几枚炸弹被她巧妙的藏在了建筑物的根基部位,等待着计时器回到零。


混乱,开始了。


                                                                    


































                                            (八)




20:00,天空渐渐暗下来,菲欧娜与雷狮和卡米尔二人汇合。


20:30,羚角号成功启动。


20:40,卫队长发现了羚角号,紧急调动人手。此时,所有的卫队成员都精疲力尽,菲欧娜在人群中,空旷处,山林里放置的炸弹让他们东奔西走却一无所获。


20:50,羚角号撞开禁飞层。


21:20,卫队调集好人手,包围了羚角号并放出射击警报。


“怎么办?”开船的卡米尔问菲欧娜。


菲欧娜扬眉,懒懒的瘫在椅子上。


“防护罩啊——”她拖长了尾音。


卡米尔立即在操作台上输入了一串代码,但巨大的飞船只是抖了一下,并没有其他防护罩出现。


外面已经在进行第二次射击警告,菲欧娜扑到操作台前,又输入了一遍代码。


依然无事发生。


“防御系统没修好。”菲欧娜皱起眉头有些无奈的说。


“怎么办,羚角号可承受不住这么多子弹。”卡米尔急冲冲的问道。


雷狮猛地站起来,他握住了控制前进的推杆,“冲出去……”他眼里满是不甘。


菲欧娜沉默了一下,抬手迅速输入了一串代码。飞船里的照明系统转为了红色,座椅上弹出了安全带绑住了雷狮和卡米尔,将他们牢牢困在座位上。


“你要做什么?!”雷狮急的满脸通红,朝菲欧娜吼道。


“自动驾驶系统,最大马力往前开不用完燃料不会停的那种。”菲欧娜不理雷狮,对卡米尔说道,“后舱里有备用的燃料。


她一边说着,一边站起身来。外面已经开始了射击的倒计时,而羚角号也剧烈的抖动起来,开始蓄能。


“五——”


“我本来只是想报复雷王星,让他们失去最好的继承人而已。”佩剑装上了腰带。


“四——”


“这是我的报复,”她抽出双枪拿在手中。


“三——”喊倒计时的人,声音已经微微有些颤抖,显然是压抑不住即将射击的冲动。


“二——”菲欧娜拉开舱门,跳了出去。


“不成为宇宙第一的海盗可别用我的船!“


“一——轰——!!”


枪口冒火,菲欧娜在空中转了一圈,准确的集中了几艘船还在蓄能的炮口。引起大范围的爆炸。与此同时,羚角号的能量蓄到最大,一最大的速度冲了出去。卫队的飞船试图调转枪口追击上去。


“不要慌!!”飞船警备队的队长试图稳定队形,却听见头顶传来一声爆炸。他回过头,却被人揪着领子扔了出去。他最后看到的只是一缕飞扬的红色发丝。


菲欧娜在操作者的座椅上坐下,深吸了一口气,飞快的操作起来。她的声音在每一艘飞船中回响。


“我是菲欧娜·布罗西斯。我的佩剑沾满鲜血,我的灵魂充满杀戮。我是海盗之王。现在……让我击穿你们的飞船。”


                                                                   (九)




这场以一对多的战斗没有持续多久,菲欧娜启动了飞船的中心自毁系统,警备队的飞船一艘艘自爆,驾驶员只得跳船离开。


弹药和火焰毁灭了下方的建筑,只余下一片废墟。此时本该是星空最璀璨的时候,可所有的星子都被火光掩盖下去。


菲欧娜站立在废墟顶上,看着卫队带领军队将她团团围住。她抬头看向飞远的羚角号,悠悠的说了一句。


“今晚的星星,真美。”
















                                                          (十)


不知过了多久,羚角号终于减慢了速度,此时雷狮和卡米尔眼前已经是一片陌生的宇宙了。舱内的灯光转为正常的颜色,安全带也松开了。


“卡米尔,我们成功了。”两只手握在一起,两个半大少年共庆自由。


可是……紫色的眸子落寞了下来,他怀念一个已经不在的人。忽然间一阵酒香传来,他循着味道过去,来到了羚角号后面的一个房间里。


玫红色的床上有一封信和一卷图。雷狮打开信,果然是菲欧娜留下的。


亲爱的雷狮


        展信佳。


        当你看到这封信的时候应该已经安全了。


        非常抱歉,羚角号的防御系统的启动装着被我拆了,现在应该躺在我床底下,因为我若是不这么做,我就无法以一个合适的借口离开,你们也就无法离开。——雷王星强大的兵力若是没人牵制,那我们就很快会被追上。      


         所以我准备的双人份的食物和生活用品,够你们使用一段时间了。星图你们应该看到了,我还录了一份在系统里,希望5年前的……变化不大。


        说起来,今日我计划跳下去的地方,就是5年前埋葬了过去我的荣耀的地方。


        今天,我将重新拾起这一切。


        你知道么,雷狮。我本不想再次战斗,可是老天让我遇见了你。


        看到你的那一瞬间,我就知道我拒绝不了你。


        10多年前我遇到了一个人,他有着和你一样美丽的紫色眼眸,应该……是你的某位亲戚吧?5年前,他永远的留在了这里,5年后,我也在这里随他而去。


         不用想念我,这是我的选择,希望日后你也能做出果断的选择。


         海盗永不后悔。


         愿你能够永远的自由飞翔。 生日快乐。


                                                                                       菲欧娜·布罗西斯


                                                                                                          4.10


                                                                                                           


卡米尔在房间的角落发现了一些酒,雷狮看到上面写的生日快乐,有些惆怅。良久,他举起手。


“目标,宇宙第一的海盗团。”


一个传奇落幕了,另一段,即将启程。








































                                                                              end.

我!人生圆满了!啊啊啊啊!
(冬之雪     僢海)有人找我玩耍嘛!

数学老师我对不起你,可是我控制不住我的手!

换了更清楚的照片但是改不了画的丑的事实。。。。。。格瑞生快!